双击编辑文字内容
131-5100-6696
phone(2)

某财产保险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成功拒赔

时间 :2014-11-23 作者 : 来源: 浏览 : 分类 :成功案例
苏J09XX客车驾驶员周某承担同等责任并不能等同于苏J09XX客车本身实施了侵权行为并不能等同于苏J09XX客车本身对事故的发生存在过错更不能等同于保险人B公司要基于苏J09XX客车承运人的违约行为承担机动车交通事故保险责任

一、案情简介

江苏某公路运输有限公司(A公司)就其自有车辆苏J09XX向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江苏分公司(B公司)投保了机动车辆交强险及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100万(含不计免赔),保险期间为2011年9月27日至2012年9月26日止。2011年10月12日20时25分,A公司驾驶员周某驾驶被保险车辆苏J09XX由南向北行驶至G15高速公路1121KM+400m路段停车(违章下客)后,车上乘员朱某、印某下车由东向西步行横过道路时与谭某所驾由南向北行驶的京GCZ1XX小型普通客车碰撞,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朱某及其怀抱的小孩当场死亡,印某、京GCZ1XX小型普通客车乘坐人严某受伤,京GCZ1XX小型普通客车损坏。经南通市公安局交通巡逻警察支队高速公路三大队做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周某、印某、朱某、谭某均负事故的同等责任,小孩、严某无责任。

2012年9月,因赔偿问题,朱某及小孩家属将周某、A公司、B公司等诉至南通市港闸区人民法院,要求赔偿各项损失合计110万元。

二、办案经过

本案一审第一次开庭时B公司未聘请律师代理,而是委托其公司职员出庭应诉,因其缺乏法律专业知识,误以为被保险车辆驾驶员承担了事故责任,保险公司就应当承担相应的替代赔偿责任,答辩时同意在保险责任范围内赔偿原告的各项损失。因为涉案标的额较大,B公司为减少损失向张律师咨询相关案情及法律适用问题,张律师针对案件的具体情况向B公司出具了一份拒赔的法律意见书,从事实认定到法律适用、法律后果各方面做了详细的分析。B公司在与张律师做了详细的商谈后,最终委托由张律师代理这起案件。张律师具有丰富的保险纠纷案件处理经验,代理案件后经过了一审、二审程序,B公司成功拒赔,于是我所与B公司的合作也更加地密切。

三、法院审理期间我律师所主要答辩意见 

(一)我律师所代表B公司在初审时作出答辩意见如下:

1、本案事故的发生系京GCZ1XX号车侵权行为与受害人横穿高速公路的违法行为共同造成。

在本次事故中,事故发生的直接原因是受害人违法穿越高速公路与京GCZ1XX号机动车相撞,在此情形下,京GCZ1XX号车司机谭某疏于观察的侵权行为与受害人违法穿越高速公路的行为结合造成了本次事故的发生,所以,依据过错责任原则,京GCZ1XX号车一方与受害人应该依据各自过错程度承担相应责任。

2、苏J09XX车辆“本身”没有对受害人实施侵权行为,驾驶员周某是因其违反旅客运输合同义务而承担的同等责任。

本起事故因受害人与京GCZ1XX号车相碰撞发生,事故发生时,苏JO9XX号客车早已远离事故现场,苏J09XX车辆“本身”没有对受害人实施侵权行为。从法律关系分析来说,受害人与苏JO9XX号客车承运人为旅客运输合同法律关系。依据《合同法》第二百九十条、第二百九十一条之规定,承运人应当在约定期间或者合理期间内将旅客、货物安全运输到约定地点。而在运输途中,因承运人、旅客的双重过错导致事故的间接发生,因此,苏JO9XX号客车承运人应对受害人的人身、财产损失承担违约赔偿责任。

3、苏J09XX号客车所有人与B公司签订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合同》以及《机动车交通事故第三者责任保险合同》与本案没有关联性,B公司不能因被保险人的违约行为承担保险责任。

本案事故造成的损失应基于侵权法律关系的存在由京GCZ1XX号车一方承担侵权赔偿责任;苏J09XX客车承运人基于旅客运输合同法律关系承担相应的违约责任。苏J09XX客车驾驶员周某承担同等责任并不能等同于苏J09XX客车“本身”实施了侵权行为、并不能等同于苏J09XX客车“本身”对事故的发生存在过错、更不能等同于保险人B公司要基于苏J09XX客车承运人的违约行为承担机动车交通事故保险责任。B公司承担保险责任的前提是基于苏J09XX客车“本身”的侵权行为致受害人损失进而承担的责任保险的替代赔偿责任。这才是《机动交通事故强制责任保险》以及《机动车交通事故第三者责任保险》法律制度设计的初衷所在.一审法院判决B公司在本案中不承担任何赔偿责任,除原告及B公司,其他各被告均对此不服,提出上诉。

(二)我律师所代表B公司在终审时作出答辩意见如下:

1、原审判决事实认定清楚,法律适用准确,上诉人A公司针对被上诉人B公司的上诉请求无事实与法律依据。

原审判决对本起交通事故属于两方交通事故的认定是正确的。对于交通事故本身而言,上诉人A公司苏J09XX号客车并非交通事故参与者,事故受害人不属于苏J09XX号客车投保的交强险、第三者责任险限定的“第三者”范围,故B公司依法不应当承担保险责任。

2、上诉人A公司对本案事实认知不当,对相关法律规定理解有误,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从对交通事故定义理解的角度分析上诉人A公司的苏J09XX号车并不是交通事故参与者、其并没有造成交通事故的发生。

《道路交通安全法》第76条使用“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表述,《侵权责任法》第48条也使用“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的表述,这里的“造成”二字表明,我国立法要求机动车运行与损害之间必须具有因果关系。危险责任中的因果关系就是危险与损害之间的因果关系。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属于危险责任的范畴,与此相应,机动车运行的危险与损害之间应当具有因果关系。

上诉人所有的苏J09XX号客车“本身”运行的危险属性与交通事故损害结果之间无因果关系。交强险、第三者责任保险的承担前提是损害结果必须与机动车“本身”的运行属性相关联,本案损害结果与苏J09XX号车运行的危险属性无任何因果关系,这是本案的关键所在,故原审判决B公司不承担保险赔偿责任是正确的。

3、对“第三者”的理解

据《交强险条例》第三条规定: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是指由保险公司对被保险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的人身伤亡、财产损失,在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的责任保险。”因此,B公司承担交强险的责任基础在于承保车辆苏J09XX号客车“本身”直接参与交通事故的发生,即机动车“本身”与“第三者”发生交通事故,是保险公司对“第三者”承担交强险责任的法理基础,本案事故受害人不属于交强险规定的“第三者”范畴。

四、二审结果

上述代理意见被法庭采纳,经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民事判决书,二份判决均维持原判,判决贵司无需在本起交通事故中承担保险赔偿责任。